主页>行业改变 >【病不绝望】9岁中风念心理学助人助己钱恩慧一夜长大

【病不绝望】9岁中风念心理学助人助己钱恩慧一夜长大

2020-06-13 | 文章出自:
【病不绝望】9岁中风念心理学助人助己钱恩慧一夜长大【病不绝望】9岁中风念心理学助人助己钱恩慧一夜长大【病不绝望】9岁中风念心理学助人助己钱恩慧一夜长大【病不绝望】9岁中风念心理学助人助己钱恩慧一夜长大

(八打灵再也讯)9岁,是大部分孩子仍在享受童年、无忧无虑的阶段,但对钱恩慧来说,一场突如其来的剧烈头痛,宣告了她童年生涯的结束,更夺走了她左边身体的自由。

来自柔佛州新山的钱恩慧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个日子。早上6时许,她一如往常起床洗漱后準备上学,在厨房时突然头痛来袭,承受不了那来势汹汹的疼痛,她瞬间失去知觉昏倒。

父母第一时间把她送到专科中心,经过诊断发现她脑部血管爆裂形成脑积血,进而导致脑中风。

“为什幺会脑部血管爆裂,这只能说它就这样发生,事前完全没有症状,我也不曾跌倒,家里也没有人有过脑中风的病史。也因为没有症状,所以完全无法预防。”

昏迷了约两天,醒过来时,她只觉得自己身体插满管子,是个伤痕累累的病人。后来才发现,自己已经经历了脑室腹膜分流术(VP Shunt),在身体置入了输导脑液的管子,左边的身体则完全弹动不得。她的世界,在短短几天内完全改变了。

昏迷两天 世界全变

当脑脊髓液产生过多或通路受阻时,导致脑内脊髓液存留过多,造成水脑,故利用脑室腹膜分流术,将脊髓液引流到腹腔,以减轻脑部内的压力。

她再也无法像以往一样,能随心所欲地行动跑跳,走路成了一项艰鉅的任务;因为身体常常会失去平衡,所有原来能够自己做的事在一场病后变得处处需要身边的人的帮助和照顾,顿时让她感到害怕且不知所措。

在一次机缘巧合下,钱恩慧的父母在脑中风巡迴展上遇见了马来西亚国家中风协会(NASAM)创办人李玉澄(Janet Yeo),后者与他们分享了自己脑中风的经历。相信因为她个人的经历说服了其父母,后者毅然在隔年3月,陪着她老远来到雪州八打灵再也,展开为期3个月的物理治疗。

钱恩慧经过半年多的休养与治疗才回到学校上课,就在她重返校园和自己的生活时,她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自己和其他同学已经不一样了。

【Profile】

姓名:钱恩慧

年龄:26岁 

病症:中风

感想:脑中风倖存,是上天赋予我生命重生的机会,我会更加珍惜它,不让它轻易溜走。

人情冷暖催早熟

现实世界的残酷,让脑中风后的钱恩慧瞬间长大,比其他同龄孩子早熟。脑中风后,钱恩慧需要面对许多生活及学习上的困难,也感受到了人情冷暖。

“那时候的我必须穿着裸足部支架来支撑我的脚,行动变得缓慢。在学习上,因为脑部受损,我忘了许多曾经学习过的东西,更面对空间、方向及数字认知的问题,结果就一直处于重新学习的状态里,对一些人来说,这是挺麻烦的事。”

她娓娓道来过去的经历,语气平静得仿佛那是与她无关的事,只是又有谁知道,这场重病对一个小女孩是个多幺沉重的打击。在极短时间内除了必须调整自己去适应生理上的种种不便,还需要面对外在世界的现实。

调整期待最艰难

当年的她在面对种种状况时,除了面对及克服,别无他法。

“事情已经发生了,我就只能去面对。”

而最艰难的,要属她如何去调整对自己的期待,尤其是看着身边同龄朋友能够轻易做到一些她再也无法做到的事。

放过自己得自由

在康复的路上,钱恩慧也曾经有过放弃的念头。她发现,唯有不拿生病前后的自己来作比较,才能放过自己,让自己自由。

在她不断地要求自己达到标準时,她困住了自己,于是,她重新评估自己对自我的要求。

“我知道我需要放过自己,不把脑中风后的自己和生病前的自己作比较。当然,学习去接受新的自己并不容易,但是我热爱生命,所以我尽最大的努力去做到最好。”

在青少年时期,钱恩慧也一样面对年轻人迷茫和困惑的时候,加上生理健康不如人,她一再调整自己去接受这些变化,逐渐建立自己的人生。

当她感受到情绪时,她学着去感受和接纳,然后让它慢慢地过去。

经过积极的治疗,她渐渐地能够自行处理及解决一些状况,如切东西和开罐头等,她称这些为有些冒险的行动,因为往往必须先说服身边的人去放心及相信她确实能够做到。

NASAM是我第二个家

钱恩慧脑中风后,在NASAM展开一连串的复健疗程,虽然仅有3个月的时间,但是,对钱恩慧来说,NASAM却好比她的第二个家。

她在母亲的陪同下,于2001年3月至6月期间在NASAM进行物理治疗和复健,每週5天、每天早午时段的复健让她迅速走上康复的道路。3个月后,她从行走艰难,到能够稍微自理,协会里的物理治疗师们功不可没。

当时,她也是协会里最年幼的病患,因此大家都很疼惜她,对她非常友善。

身心灵获复健 学会与外界接轨

“他们知道我始终需要面对外面的世界,所以在治疗过程中,他们常常会把问题抛给我,问我如果遇上相关的状况会怎幺去解决。这对当时年纪还小的我帮助很大,让我有心理上的準备去面对可能发生的状况。如果没有这些,我想我不一定懂得如何去面对后来的问题。”

她与其中两位物理治疗师莎莉法凯莉雅(Datin Sharifah Khairiah)及张秀萍(Juliana Teoh Siu Ping,译音)的关係密切,迄今依然保持联络,每每来到该协会的中心也让她倍感亲切。

回到新山的家后,她也继续在中央医院去进行物理治疗,疗程随着她的情况逐渐好转而减少。如今,她只需要自行在家进行一些复健。其实,她在脑中风后隔年进行第二次手术,以便清除脑内积血,持续追蹤病情3年后才确定情况已无大碍,现在的她只需每年进行例行身体检查即可。

完成心理学学士课程

如果说9岁是钱恩慧人生改变的关卡,那17岁则是她人生的转折点。她远离了家,只身来到首都继续她的学业,顺利完成了基础课程并进一步进修心理学,取得了学士学位。

这次离家对她来说是个新的开始,更是一个全新的挑战,“妈妈知道她不能一直都陪伴着我帮助我,所以在过去不断学习放手让我独立,不然就没有现在独立的我。”

“我是个成人了,而且是个有身体障碍的成人,我一直以来没什幺机会接触这方面的人,也没有人告诉我可以怎幺做。”

身障不等于脑障

完成学士课程后,她曾投入职场工作1年,协助有学习障碍的孩子。脑中风的经历让她更能同理家长们的感受,只是,还是会有人因为她身体的障碍而展现不同的态度。

“我希望人们明白,身体障碍并不等于拥有智力障碍。”

她认为,在脑中风的康复过程中,她没有机会被聆听和理解,因此,积极上进的她决定进一步提升自己,报读辅导硕士课程,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好的聆听者。26岁的她已经在近乎完成学业,并希望今年能够顺利取得辅导员资格。

还年轻 不想依赖手杖

在使用裸足部支架长达8年后,钱恩慧因为肌肉的问题而停止使用,有得必有失,在弃用支架后让她得以穿上运动鞋以外的鞋子,却也让她更容易跌倒。

不过,她坚持不使用手杖,“手杖会限制我的行动,而且我还年轻,不需要也不想要依赖手杖。”

眼前的钱恩慧披着及肩长髮,皮肤白皙,说话轻声细语,吐露的字字句句却坚韧无比,让人感受到她强大的生命力。

中风后生活一样精彩

“我是脑中风病患,我是脑中风生存者,我相信脑中风后生活一样精彩(There is life after stroke)。我喜欢现在的自己,这就是我。”

走过脑中风这条路,她奉劝其他有相同病例的人不要轻易相信别人所说的,要抱持着坚持下去的精神。

“你怎幺知道别人说的是对的?万一他们错了呢?这是你自己的生命,你自己的选择,你需要帮助你自己。”

/何欣瑜.2017.06.21